欢迎光临合同纠纷律师咨询服务,合同赔偿,公司合同纠纷起诉网站

清律律师事务所怎么样?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7-16      浏览量:0
看到清律这种经常被认为是低调高冷范儿的律

看到清律这种经常被认为是低调高冷范儿的律所被翻牌子还是小惊讶了一下哈哈。

先说我理解清律的内核,slogan “我们会不同” 是最好的诠释。文化这种东西有的时候很虚,什么“追求卓越”“志存高远”之类,不过“我们会不同”在清律是很实的一种文化。可以说是清律的基因。

早在清法(清律前身)时代,创始合伙人就一直希望做些“有趣的”“不一样”的事情。考虑到学业背景和职业履历,我们这帮人刚在一起时就有很明确的判断,如果整建制加入一个大所(比如题主提到的红圈)是一个最“稳妥”的路径,业务、收入匹配/超过行业和律所的的发展速度没什么问题。但在前人铺就的路上继续走下去,这个选择也的确很“无趣”。律师特别是诉讼律师,一般都是喜欢追求变化的,倘若今年和去年过得一样,那应当是一件很值得恐慌的事情。所以做律师嘛,趁着年轻还能折腾得动,干嘛不试试。

追求变化——这种最原始的冲动,是清律的底色之一。所以清律从来没有对标任何一家红圈,亦无意于遵循已有的同行业成功路径。以致于在律所管理上,无论是对规模化还是精英化道路,以及业绩表现、市场占有率等常规数据,清律都未予考量,也从未将其作为战略规划的一部分。一些律师行业观察者看我们时会觉得看不懂哈哈,套路化的参数和评价标准似乎对清律失灵。也许清律的套路就是没有套路。

强调追求“不同”(而不是追求“卓越”),让这些年清律的确做了些不一样的,当然也很有趣的事情:

比如, 远程办公 。这个事的原始冲动特简单,北京这么大,干嘛要一天在通勤上浪费两三个小时。这个事我们做助理时就不理解,现在也不理解,这时间省下来吃点什么不好。所以清律的助理在入职一年后是强制“回家”的。在家SOHO是常态,在办公室见到“老板”是变态。对了,清律没有合伙人办公室。合伙人来了和各位临时有事来律所的小伙伴一样坐在移动工位上,你可以理解成大学图书馆的样子(好处是不用占座)。多说一句,客观上这波疫情对清律的影响几乎为0——原来远程,疫情来了还远程,等疫情结束继续远程。 (远程办公的注意事项有公开指引,网上可查)。

比如, 技术依赖 。这与远程办公是相辅相成的,也是适应时代潮流的。我们是很多律师专用办公软件的内测“小白鼠”和兼职产品经理。互联网法院刚刚成立,清律第一个为应对互联网远程开庭在律所设置了专门“法庭”,网络、投屏、摄像头、背景以及设备位置距离等专门设计,以期最佳庭审效果。这个优势在与对庭律师同框时过于明显,并在疫情期间远程开庭全面铺开之际迅速放大,以致同行纷纷效仿。 (互联网法庭的设置方法有公开指引,网上可查)。

比如, 律务团队 。强大的律务团队是清律的基石和核心竞争力。不同于传统律所的行政或业务秘书,律务为律所和律师提供高效的服务(具体做什么就不展开了),最大程度解放律师的时间用来处理核心业务。这只队伍成立时间应该也就一年多,但是清律律师在工作中已经充分体会到律务的重要意义。不夸张地说,在清律做律师可以没有助理,但不能没有律务。

比如, 沟通直接 。坦率讲这个点我长期都没什么感觉。直到有朋友观摩我们的例会等活动后告诉我很多律所“聊天”不是这样的,合伙人互相留面子,有问题绕弯弯不会像我们这样直接沟通甚至有些火药味。这种沟通方式是清律的优势。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合伙人以及律所内部人员之间的信息传递需要尽量高效,如果合伙人还需要“委婉”,那……那你为啥要合伙?

总而言之,我们正在并将持续做一些好玩的、不一样的事。

回到题主的问题,很有趣拿我们和红圈做比较。我们对红圈很尊重,他们引领了律师行业的发展,为行业整体的提升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但我们也许会成为和红圈不一样的律所。提供一个应景的数据:近一段时期,清律恰恰吸引了不少在红圈从业多年,希望有所变化的,和我一样(好吧,我承认我已经老了,“和我一样”可以删掉)年轻的律师加入。

此处必须引用我们80后熊首席的语录:清律的“初心”,是为那些极具“才华”但又在意“自由”,不愿只在业绩、营收等商业领域努力攀登行业金字塔的律师同行,提供一个体面的执业平台。清律无意也无法取悦于所有律师,清律适合的,是愿意以自己较高水准的职业水准,在一个具备多元价值取向的平台获得客户和社会的赞许的律师,是把律师执业本身当做乐趣而非赚取财务自由资本工具的同行。

我想对于这样的人,清律是个值得考虑的选项。最后不得不说一句在很多场合都要说的废话,清律不是“清华律师”,我们有很多很多非清华学业背景的小伙伴(包括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