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合同纠纷律师咨询服务,合同赔偿,公司合同纠纷起诉网站

山东济南朱传东,有人喊你还钱!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7-04      浏览量:0
山东省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

山东省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鲁0105民初205号

原告:胡进,男,1981年10月5日出生,汉族,住江西省九江市九江县沙河乡石门村十组。

被告:朱传东,男,1969年1月1日出生,汉族,住济南市天桥区明湖西路303号5号楼1单元602室。

委托诉讼代理人:牛和营,北京市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庆吉,北京市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胡进与被告朱传东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20年1月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胡进,被告朱传东委托诉讼代理人牛和营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胡进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 1. 判令朱传东归还欠款281023元: 1.案件受理费由朱传东负担。事实与理由:胡进于2019年9月9日与上海永友智行间动自行车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智行公司)签订了解除代理协议书,协议书中确定双方签订解除代理协议后30个工作日内退还胡进货物储备金261023元,并在2019年12月29日退给胡进品牌授权费4万元。经胡进多次催要款项后,朱传东于2019年11月17日在济南火车站给胡进写了总欠款301023元的欠条,承诺2019年11月22日前会一次性归还所有欠款。2019年11月22日, 才向胡进打款2万元。此后,朱传东以各种理由拖延,为维护合法权益,胡进诉至法院,望判如所请。

朱传东辨称,一、胡进请求权的基础事实不存在,胡进向朱传东主张欠款,其请求权基础系上海智行公司与胡进之间存在真实的债权债务,胡进并未证实其债权的存在,上海智行公司也否认双方之间的债权债务,胡进向朱传东直接主张债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二、涉案协议中债权转移关系不成立,合同的债务转移涉及到整个合同权利义务的转移,需要经过合同双方的共同允许,被告方未经过上海智行公司允许擅自对胡进与上海之智行公司之间的合同权义务进行转让的行为是无效的。

本案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对证据进行了质证,对无争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及庭审认定的证据,本院确认事实如下:2019年11年17日,朱传东书写欠条一份,载明:“上海永友智行电动自行车有限责任公司欠九江市柴桑区胡进( 360421158110050036)的叁拾万壹仟另贰拾叁元贰角伍分由上海永友智行电动自行车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兼CEO朱传东先生于2019年11月22日之前必须一次性还清。欠款人:朱传东,身份证号: 37012419690101001X手机号: 18321793898 2019年11月17日。”欠条中朱传东签名、手机号、身份证号均系被告所写,其他内容系胡进所写。

本院认为,原、被告双方之间合同关系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权利义务明确,属合法有效,对双方当事人均具有拘束力。2018年11月1日,胡进与上海智行公司签订了《上海永久自行车有限公司永久智能电踏车产品代理合同》,后于2019年9月9日签订了解除代理合同协议书,并就双方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作出了明确约定。基于该解除代理合同协议书上海智行公司应当退还胡进款项问题,朱传东与胡进书又再次达成了新的合意,形成了新的欠条中的债权债务关系。关于朱传东向胡进出具的欠条,其无法证实是在欺诈、胁迫等违反其真实意思表示情况下形成,应属合法有效。朱传东于2019年11月22日通过案外人向胡进转帐2万元后,胡进通过微信聊天向朱传东确认收到款项并追问剩余款项如何处理,朱传东在微信聊天中也未否认由其承担责任。现胡进依据朱传东自己签字确认的欠条,要求朱传东支付剩余欠款281023元的请求,合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据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诉讼程序繁简分流改革试点实施办法》第十六条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朱传东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原告胡进欠款281023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516元,由被告朱传东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韩峰

二0二0年七月一日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误

书记员 杜子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