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合同纠纷律师咨询服务,合同赔偿,公司合同纠纷起诉网站

石家庄公司法律师║高管违反竞业禁止义务,所得收入归公司所有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7-01      浏览量:0
[案情简介]原告:甲公司被告:黄某、乙公

[案情简介]

原告:甲公司

被告:黄某、乙公司

甲公司1999年6月21日成立,注册资本为人民币300万元。经营范围为国际贸易、转口贸易、商业性简单加工、商务咨询服务等。2003年,甲公司开始经营涉及PTT产品业务。2003年1月30日聘任黄某为甲公司董事、总经理,任职期限至2005年12月31日。

乙公司于2005年6月16日成立,公司注册资本为500万元,股东为黄某和虞某,两人各出资250万,黄某为乙公司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经营范围为纺织原料、纺织品、化工原料、针纺织品、电子产品、钢材、橡塑制品批发、零售。乙公司设立后主要经营涉及PTT产品业务。

原告诉称:黄某既是甲公司董事也是总经理,其实际履行职务至2006年12月底。2005年黄某设立乙公司,经营与甲公司相同的PTT产品。黄某利用甲公司投入成本所形成的成果经营乙公司,使得乙公司在短期内产生利润,并导致甲公司在PTT项目上经营不善。

被告黄某作为甲公司原告董事及高管,违反了其应对甲公司负有的竞业禁止义务,故被告黄某的违法收入应归甲公司所有,并赔偿原告因此遭受损失100万,被告乙公司应停止销售PTT产品。

被告辨称: 1.被告黄某成立乙公司时,已不再担任原甲公司董事、总经理,未违反竞业禁止义条,故不承担任何民事责任。

甲公司章程规定董事任期为3年,连选可以连任。黄某自2002年1月起担任原甲公司董事,按规定已于2005年1月任期届满,甲公司股东会未选举黄某继续担任董事。《公司法》(2005年修订前)也未对董事任期届满后未改选作出规定,故2005年1月起,被告黄岳峰已不再担任原告的董事。

黄某于1999年年底至甲公司担任总经理,但自2004年年底开始,甲公司停发被告黄某工资。被告黄某于2005年1月辞职,之后原告也未再续聘黄某担任总经理,且甲公司从未与黄某订立劳动合同。综上,黄某与甲公司间的劳动关系实际已解除。

2.即使被告黄某违反竞业禁止的义务,其违法所得应当是工资收入或者既得收益。审计报告中确定的乙公司的利润并未分配,公司利润的分配应由股东会作出决议,法院无权裁决公司的利润分配,故此部分不应认定为被告黄某的违法所得。

【律师分析】

1.黄某任期届满后仍履行职责,视为甲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应负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

《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七条规定 :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对公司负有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利用职权收受贿赂或者其他非法收入,不得侵占公司的财产。

“忠实义务”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的忠实义务是指董事、监事及高管在管理经营公司业务、履行职责时,必须代表全体股东为公司最大利益努力工作,当自身利益与公司利益发生冲突时,将公司利益放在优先的位置。

《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八条对董事、高管人员的禁止行为做了规定, 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有下列行为:

……(五) 未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同意,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或者其他人谋取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所任职公司同类的业务;……

因此,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对公司负有竞业禁止义务,包含禁止自营或为他人从事与公司营业有竞争性的活动,禁止利用职务便利谋取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以他人名义所为,但受益主体实际是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自己的隐蔽的竞业行为也在禁止范围之内。

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应负竞业禁止义务的时间起始于任职之时发生于公司营业的各个阶段,但并不终止于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解任或辞任之时。

因为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对企业无形财(资)产(信息、客户)的控制并不因其解任或辞任就立即失去对它们的控制力和利用力,仍可产生对原公司无形资产滞后控制力,故在董事任期届满或者辞职、被辞退后的一定期间内,仍应负竞业禁止义务。

根据原告章程,被告黄某为原告董事、总经理,任期至2005年12月31日届满,但无相关证据证明被告黄某在任职期满后已办理了离任手续,或者已督促原告为其办理离任手续。

况且原告提供的自2005年12月7日至2006年5月30日止的部分财务凭证,上述凭证有被告黄某作为单位主管的批准签字,说明被告黄某在任命期满后至2006年5月30日仍履行单位主管的职责。故被告黄某设立乙公司时,仍系甲公司高管。因此,被告黄某属于竞业禁止的义务主体,对甲公司负有忠实勤勉义务。

2.被告黄某违反竞业禁止义务,其所得收入应当归入原告。

被告黄某作为原告高级管理人员,对公司负有竞业禁止义务,包含禁止自营或为他人从事与公司营业有竞争性的活动,禁止利用职务便利谋取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被告黄某担任原告高管期间,在未经原告股东会同意的情况下设立乙公司并经营与原告相同的PTT项目,客观上会发生与原告争夺商业机会的情况,故被告的行为属于违反忠实义务的竞业禁止行为,其所得应归甲公司所有,若造成甲公司损失,应当进行赔偿。

3.被告黄某与甲公司同业竞争的收入应包括工资收入及其投资收益。

《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八条规定: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违反竞业禁止义务所得的收入应当归司所有,收入应当包括工资及投资收益。

对于被告黄某所得收入的确定。经审计,乙公司2005年7月至2006年11月实现净利润3869806.99元,其间,被告黄某个人收入49500元,根据被告黄某在被告乙公司的持股比例,被告黄某所持股份收益为1934903.49元。上述被告黄某个人收入以及股权收益,酌情扣除部分基本生活支出,酌情确定为190万元系其违反竞业禁止义务所得的收入,应当归甲公司所有。

4.被告乙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九条规定: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执行公司职务时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但是原告未能提供相关证据证明被告黄某的行为对其造成损失,原告需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

被告乙公司不是违反忠实义务的责任人,故原告要求被乙公司承担共同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没有法律依据。

【法院判决】 黄某偿付原告190万元。

案例部分参考《股东纠纷法律问题全书》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如涉及版权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