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合同纠纷律师咨询服务,合同赔偿,公司合同纠纷起诉网站

企业欠款被执行后被工商局吊销,股东怠于清算,债权人可起诉股东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6-14      浏览量:0
[参考案例]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民事

[参考案例]

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8)粤1972民初16522号。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2018年修正)

第一百八十条 公司因下列原因解散:

(四)依法被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或者被撤销;

第一百八十三条 公司因本法第一百八十条第(一)项、第(二)项、第(四)项、第(五)项规定而解散的,应当在解散事由出现之日起十五日内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有限责任公司的清算组由股东组成,股份有限公司的清算组由董事或者股东大会确定的人员组成。逾期不成立清算组进行清算的,债权人可以申请人民法院指定有关人员组成清算组进行清算。人民法院应当受理该申请,并及时组织清算组进行清算。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

第十八条第二款:“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因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 ”;

[基本案情]

2014年,A公司因与B公司买卖合同纠纷,起诉到法院。法院判决B公司要向A公司支付货款226764元。

2015年,因B公司仍有115157元没有清偿,A公司申请了强制执行。

A公司在执行过程中受偿了4005元(注:该款项,系通过“法院退费”程序,退回的受理费2351元、保全费1654元),之后B公司无财产可执行,法院裁定终止本次执行。

2018年5月,A公司在企查查上发现B公司已经被东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吊销。

2018年10月9日,A公司将B公司的股东胡某、张某、熊某列为被告,将B公司列为第三人,以“清算责任纠纷”为案由,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A公司的诉讼请求如下:

1.判令三被告支付货款本金111152元;

2.判令三被告支付货款利息,以111152元为基数,自2014年7月17日(判决给付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6%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

3.判令三被告支付货款罚息,以111152元为基数,自2014年7月17日(判决给付日起按照法律规定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计算方法为111152元*1.75‰*天数);

4.判令三被告支付律师费5000元;5.判令三被告承担本案的案件受理费。

A公司主张:

1.被告胡某、张某、熊某是第三人B公司股东。

2.被告张某是B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3.2014年7月17日,因原告与第三人B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厚街人民法庭作出(2014)东二法厚民二初字第246号民事判决,判决第三人支付货款226764元。

4.2015年5月19日,因第三人仍有115157元没有清偿,原告申请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执行过程中,因第三人的财产部分丢失,人民法院向公安机关移送相关材料,公安机关已经立案。

5.2015年12月23日,原告受偿4005元后,因第三人无财产可执行,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厚街人民法庭做出(2015)东二法厚执恢字第42-1号执行裁定书。

6.2018年5月,原告在第三方企业信息查询平台“企查查”发现,第三人被东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吊销,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条第四项、第一百八十三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被告胡某、张某、熊某均没有答辩,也没有对原告提交的证据发表任何质证意见。

第三人B公司没有陈述意见,也没有对原告提交的证据发表任何质证意见。

法院查明:

1.B公司

为2013年3月20日登记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张某,股东分别为张某、熊某、胡某,目前该公司的登记状态为“已吊销”,核准时间为2018年8月17日。

2.庭审中,原告称在得到执行裁定的受偿款项后,余款均没有得到清偿,目前也无法与被告胡某、张某、熊某及B公司取得联系。

[法院判决]

法院判决如下:

一、限被告胡某、张某、熊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原告A公司支付货款111152元;

二、限被告胡某、张某、熊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原告A公司支付利息(以111152元的未付款金额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六个月同期贷款基准利率从2014年7月17日起计至货款付清之日止);

三、限被告胡某、张某、熊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原告A公司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以111152元的未付款金额为基数,按日利率0.175‰,自2014年11月22日起计至清偿之日止);

四、驳回原告A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适用普通程序收取受理费3700元,由原告A公司负担109元,被告胡某、张某、熊某负担3591元。

[裁判观点]

本院认为:

本案为清算责任纠纷。

被告胡某、张某、熊某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应视为自愿放弃对原告提交的证据以及当庭的陈述进行质证及抗辩的权利。

第三人B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应视为自愿放弃对原告提交的证据以及当庭的陈述进行质证及陈述意见的权利。

本案的焦点:

1.原告要求被告胡某、张某、熊某承担清算责任,法律依据是否充足;

2.如果需要承担清算责任,需要清偿的款项为多少。

对于该焦点,本院分析认为:

1.第三人B公司已于2018年8月17日被吊销营业执照,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条第四项“公司因下列原因解散:……(四)依法被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或者被撤销”以及第一百八十三条的规定,B公司应在解散事由出现之日起十五日之内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但B公司的股东胡某、熊某、张某作为清算义务人并未组成清算组对公司进行清算。

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八条第二款关于“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因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的规定,被告胡某、张某、熊某怠于履行对B公司的主要财产保管义务,致使本院查封的部分财产丢失,其后也未发现B公司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且在公司解散事由出现之后也没有在法定期限内组织清算,足以认定胡新华、张某、熊某怠于履行清算义务且造成公司财产灭失及无法清算。

因此,原告有权要求被告胡某、张某、熊某对B公司的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有充足的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2.依据已生效的246号民事判决书,B公司应于该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原告支付货款226764元及利息(利息以货款226764元为本金,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六个月同期贷款基准利率从2014年7月16日起计至货款付清之日止),并承担受理费2351元、保全费1654元,但其至今尚未清偿债务,故对于原告主张的要求被告胡某、张某、熊某承担剩余未清偿的货款本金111152元及相应利息(以111152元为基数,自2014年7月17日起计至货款清偿之日止),本院予以支持,但利息应按生效判决所载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六个月同期贷款基准利率”标准计算。

3.另,原告第三项诉讼请求的“货款罚息”实质指的是“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三款的规定,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应以尚未清偿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除一般债务利息之外的金钱之债即111152元为本金,按日利率0.175‰自246号民事判决指定的履行期限届满的次日即2014年11月22日起计至清偿之日止。原告诉请利息及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超出上述计算方式的部分,本院予以驳回。

4.至于律师费,原告没有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本院对原告诉求的律师费5000元不予支持。

黄维升律师,深圳执业律师,专业方向劳动与社会保障法、民商事纠纷、企业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