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合同纠纷律师咨询服务,合同赔偿,公司合同纠纷起诉网站

债券违约潮来袭谁来为其埋单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4-29      浏览量:0
2018年,一场轰轰烈烈的债券违约风险正

2018年,一场轰轰烈烈的债券违约风险正以进入关键期,今年已有10家主体曝出债券违约,除去此前已经发生过违约事件的5家主体截(春和集团、大连机床集团、丹东港、川煤集团、中国城建),今年又新增了5家违约主体,分别是亿阳集团、神雾环保、富贵鸟、凯迪生态、中安消。今年信用债违约的节奏明显加快。浙江民企盾安控股集团各项有息负债超过450亿元,其中有120亿元为债券。2018年,信用债到期总量为3.85万亿元,进入回售期规模约为1.2万亿元,债务集中到期风险规模及企业资质致使违约风险加大。

进入5月份,又有中安消、盛运环保、神雾环保、凯迪生态等多家上市公司出现债务违约。与此同时,在信托计划、券商资管计划等“非标”领域,近来也频频曝出“兑付危机”,其中不乏融资主体为上市公司的产品。

5月11日,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首次对外发布了月度债券市场风险监测报告。这份报告显示,4月违约债券4支,违约债券总面额为38.5亿元。2018年累计违约债券15支,违约债券面额128.64亿元,分别较去年同期增加25%和33.58%。

当债务扩张周期减缓、甚至结束,曾经那些,激进的、无序的,残喘的、虚假的,担保的、展期的,垃圾债、现金贷……终将面临清算的风险。债券违约,股价暴跌,市场到底怎么了,如此庞大的债券违约潮来袭市场能否经受得住冲击与考验!!!

造成目前债券出现危机简单的理解为:一利率上行,无风险利率、一级发行利率、二级债券到期收益率及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加权平均利率的上行使得各产业融资均存较大下滑;其二民企融资困局,民企违约事件的频发致使民企信用利差上行,致使民企债券融资规模大幅下滑。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著名经济学家熊彼特。他常在课堂上说:“好日子的时候,投资者敢于冒险;好日子时间越长,投资者冒险越多,直到过度冒险。逐渐的,这种扩张与冒险会到达一个临界点上,其资产所产生的现金不再足以偿付他们用来获得资产所举的债务…”他还提及:随着“临界点”的突破,金融体系的内生不稳定性,又会使泡沫愈发膨胀直至破灭,随之而来的则是一场巨大的出清。

中国债务的整体风险无疑是可控的,但我们不能因为整体风险的可控,就忽略了其内部的结构性问题。一个庞大经济体的债务系统,总是需要在周期轮回中,通过不断地调整与出清来实现新的均衡。因此,债务出清这个现象本身是一直存在的,只是在不同时期的表现形式和剧烈程度有所不同。

股票大牛市从来都是诞生传奇的窗口期,凭借资本运作,企业可以迅速在资本市场进行股权和债权融资,并进一步通过兼并收购把企业做大做强。然而,在本轮二级市场的牛熊转换之后,不难发现,曾经那些盲目扩张、无序举债的企业,有些并没有真正的做大做强,反而在熊市周期里原形毕露,随着自身股票市值的不断缩水、融资渠道的不断收窄、财务成本的不断攀升,而深陷债务泥潭。

2014下半年开始,央行接连降准降息,中国进入货币宽松周期,出现了近两年的信贷高峰;同时,金融处于扩张时期,金融同业业务大爆发、资管乱象又进一步放大了资金供给。由此释放的大量流动性在2015年A股大跌后“横冲直撞”,涌入债市和非标领域,直接压低了债券及非标融资利率。这样的情形发展到2016年8月,更是有券商预计十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可能会低至1.7%,一些债券交易戏谑而又焦虑的感慨到:“突然发现我们的职业生涯还剩100bp了,好恐怖”。

一些银行为了拿更低评级的债券(一般而言,债券评级越低,收益越高),就采取了委托资管机构进行投资的方式,规避相关规定。在高收益资产普遍难寻的时期,资管机构也非神仙,为了满足高收益要求,一些资管机构就暗自违背约定的投资范围,买入一些更低评级、流动性更差的债券。

在非标领域,也存在着类似的问题。一些信托公司开始通过降低风控标准来寻找收益较高的资产。以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投资为例,此前信托公司开展这类业务是以东部沿海地区为主。但此时,不少在全国展业的信托公司开始将业务重心向中西部转移。

而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凭借更为灵活多样的融资手段,更受金融机构青睐。例如某国有大行浙江分行就专门成立了上市企业科,专门围绕上市公司来做业务。

那段“负债狂欢”的日子期间,便宜的资金让他们有足够的动力去借新还旧,偿还成本更高的银行贷款、信托融资。当企业扩张野心,遇到金融的扩张周期,往往意味着债务的扩张。盾安集团就是一个缩影。